继承权纠纷不以否认亲子关系鉴定为依据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刘某某于2010815日死亡,遗留房屋、汽车等遗产共计1900余万元,未留遗嘱。刘某某于19898月与藏某红结婚,生育一女藏某某。19952月,刘某某与藏某红协议离婚,约定:藏某某由藏某红抚养,刘某某每月负担抚养费1000元,藏某某为双方当事人今后各自拥有财产的合法继承人之一。199712月刘某某又与姚某某结婚,生育子女刘甲、刘乙。刘某某死后,藏某某主张继承遗产。姚某某私自采集藏某某的头发与刘某某生前使用牙刷中的遗留物,隐名送鉴定机构进行DNA检测,结论排除二人有亲子关系,遂拒绝分配遗产给藏某某。藏某某起诉请求继承刘某某的遗产,被告姚某某等人提出对藏某某与刘某某之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若存在亲子关系,则藏某某享有继承权;若无亲子关系,则藏某某不享有继承权。藏某某不同意进行鉴定,被告姚某某等人认为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三》)2条第2款之规定,认定藏某某不是刘某某的亲生女儿,没有继承权。

【争议焦点】

本案是否需要进行亲子关系鉴定来确定继承权的有无?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原告拒绝鉴定时,推定原告不享有继承权无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我国婚姻、家庭、道德观念的原则。因此,不同意被告的鉴定申请,原告在该案件中享有继承权。据此,判决被告姚某某向藏某某支付遗产276余万元。

宣判后,姚某某等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对姚某某等人的亲子关系鉴定请求不予支持,除改判确定遗产中房屋所有权的归属外,其余维持一审判决。

姚某某等人仍不服,申请再审。再审中,姚某某等人请求采取家族基因检测法进行鉴定,以确定藏某某是否为刘某某的亲生女。

再审法院认为,亲子鉴定具有很强的伦理性,涉及父母、子女的隐私权,因此,主张亲子鉴定应当严格限定于父母与成年子女本人。被继承人刘某某生前并未提起否认亲子关系的诉讼,而是依离婚协议履行对藏某某的抚养义务。另外,子女与父母有自然血亲关系,不是享有继承权的必备条件,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女、养子女,没有自然血亲关系也可享有继承权。因此,一、二审不支持姚某某等人亲子鉴定的主张,是依法对藏某某及其母亲名誉权、隐私权的保护,也是对逝者刘某某名誉的尊重,是正确的。遗产分配优先尊重死者生前的意思表示,刘某某在与藏某红的离婚协议中明确表示:藏某某为双方当事人今后各自拥有财产的合法继承人之一。刘某某一直未予以改变,藏某某依此约定享有继承权。遂判决确认藏某某享有继承权,在补正二审判决中的瑕疵后,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律师点评】

否认亲子关系属于身份权范畴,专属于父母子女。自然血亲关系与是否享有继承权无必然联系,裁判继承权纠纷不以亲子关系鉴定为依据,而应当尊重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愿。

具体到本案中,姚某某等人主张对藏某某与被继承人刘某某进行亲子关系鉴定,不仅没有法律上的依据,还可能侵害藏某某母女的隐私权,损害刘某某的名誉。而且刘某某与藏某红离婚时,明确约定藏某某为合法继承人,这是刘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予以尊重。离婚后,刘某某依离婚协议履行了给付抚养费的义务,也未立遗嘱排除藏某某的继承权,刘某某生前从未明确表示排除藏某某继承权的意思,姚某某等人否定藏某某继承权不符合刘某某的意愿。

综上,藏某某依法享有继承刘某某遗产的权利。